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星云旅游摄影

镜头描写故事 文字拍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个旅游摄影发烧友 在报社当了二三十年的新闻记者所以有幸得以挎着照相机走遍祖国大江南北 看透世道沧桑变幻深知人间世态炎凉 过去我们只知道怎样工作。而怎样休闲没有学过。为使我女儿的人生有意思,我要告诉她,旅游、休闲、爱好、放松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要学习和掌握的!

网易考拉推荐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2015-12-14 06:15:59|  分类: 精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让我们荡起双桨的歌声,

少先队红领巾美好回忆。

东北局幼儿园的小朋友,

五十年后的今天再相会。

 

 

刘星云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东北局机关幼儿园小朋友50年后再相会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下面这篇博文是我2013年9月24日在我的网易博客上登出的 :

标题是:用老照片寻找我东北局幼儿园的小伙伴们  

 

刘星云

 
用老照片寻找我幼儿园的小伙伴们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用老照片寻找我幼儿园的小伙伴们
这张照片是我小时候在辽宁省沈阳市东北局机关幼儿园的毕业照。
拍摄时间:1965年8月1日
拍摄地点:沈阳北陵公园
拍摄内容:东北局机关幼儿园第五届毕业班
我很希望我们东北局机关幼儿园的小伙伴们,不论您是哪一届的,
只有您曾经上过东北局机关幼儿园请与我联系。
咱们就有着一样的过去。
咱们会有同样的感受。
看到这张照片的您请在博客里留言好吗?!

 

刘星云


 

 

 

 

 

 

下面这篇博文是我2013年5月14日在我的网易博客上登出的 :

 

标题是: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刘星云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重返我魂牵梦绕的沈阳东北局大院实拍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我的童年是在辽宁省沈阳市东北局长大的。我认识世界也是在东北局开始的。我在这里上幼儿园、小学。直到文革后期随同父母亲一起走五七道路,我11岁的时候举家离开。前不久,我又回到了这个让我魂牵梦绕的地方,这个让我无数次梦起的东北局。

不过,这里现在已经面目全非了,现在这里是辽宁省政府和省军区。

过去这里是一院子的老建筑,在东北局之前,这里曾经是东北大学。我儿时东北局时期的老建筑,别具特色、古朴大方、风格各异。

这次看到的只有档案馆大楼、办公厅大楼、计划委员会大楼、大食堂等等。记忆中那么多的老楼都被消灭了,非常痛惜。

这次是我童年的伙伴方庆中陪同我一起到东北局故地重游的,其中有我给方庆中拍的照片,也有我与方庆中四十多年后的合影。

 

刘星云

 

 

 

 


资料1:
1960年9月,中共中央决定重新成立中共中央东北局,由宋任穷任东北局第一书记,欧阳钦同志任第二书记,马明方同志任第三书记,黄火青、吴德、黄欧东、陈锡联同志任书记,喻屏、强晓初同志任候补书记。东北局成员由十八人组成,除上述人员外,还有赖传珠、冯纪新、关山复、周桓、白潜、王新三、倪伟、李范五、赵林等同志。后来,顾卓新同志于1962 年从国家计委调到东北局任书记。
关于东北局的工作任务,八月北戴河会议决定成立中央局的时候,小平、彭真、富春同志都曾谈到过。他们讲了三条十四个字:工业支援全国;搞好农业;加强国防。十月北京会议期间,周总理对东北局怎样做工作又提出了十六个字:统帅一切,贯彻一切,承上启下,顶上护下。
东北局成立的第一次全体会议,是在1960 年11 月初于长春南湖招待所召开的。东北局机关设在哪里的问题,当时考虑,长春地理位置居东北地区的中心。经过研究,大家建议设在长春。后来,周总理的意见还是设在沈阳,因为沈阳历史上就是东北地区的政治、经济中心。所以,东北局第一次全体会议后,东北局机关就设在沈阳了。
1965 年,东北局人事作了一些调整。鉴于赖传珠同志去世,白潜、冯纪新、关山复同志相继调离东北局,沈越同志任计委主任,倪伟同志任财委主任,喻屏和强晓初同志不再兼任组织部长和秘书长工作。东北局委员新增加了曾绍山、吴宝山、沈越、张树德、李治文、徐元泉、于林等七位同志。 总的说,东北局的班子是团结的,是坚决贯彻执行党中央的路线、方针、政策的。在党中央的领导下,东北局的领导集体团结一致,齐心努力,同东北地区的广大干部、群众一道,做了许多工作,成绩是显著的,为推进东北的社会主义建设事
业做出了积极的贡献。但是,在当时的历史条件下,就宋任穷个人来讲,在指导思想上没有摆脱“左”的束缚,如在一段时间里强调了“以阶级斗争为纲”,在工业方面“以钢为纲”等。在“左”的思想影响下,当时东北的工作有缺点也有错误。在宋任穷主持东北局工作的六年多时间里出现的问题,当然应该由宋任穷负主要责任。1966年东北局撤销。


资料2:
东北大学旧址位于沈阳市皇姑区北陵大街东侧,新开河北岸。1923年开始筹建,至1930年陆续建成。东北大学是张作霖统治东北时期由奉天和黑龙江两省联合创办的高等学府,是20世纪初东北地区的规模最大的一所由文、法、理、工、教育五个学院组成的综合性大学。1928年张学良任校长后,实行男女同校,增设学院,延聘教授,大力发展体育,一批著名学者如章士钊、梁思成等在此任教。学校为国家培养了一批优秀的革命和建设人才,在中国近代教育史上占有重要地位。东北大学旧址建筑采用中西结合的建筑形式,主要建筑各具特色,保存完好,为近代优秀建筑群,具有较高的历史、艺术、科学价值。

 

 

 

 

 

 以下两篇是我写的与东北局童年往事有关的小文:

 

 

我思念的粉色小书

 

刘星云

 

现在的我,怎么看不进去书了呢?失去了读书的习惯,与曾经的我判若两人啊。曾经对书的渴望,那是一种多么可贵的欲望。现在有了整整一墙的书,却束之高阁、视而不见啊。惭愧不已。
在我的记忆里,我是多么的喜爱书,特别是有一本粉色封皮的小书,曾陪伴了我很久,是我当时的枕边书。由于那本小书来历非凡,所以我很看重它。
我幼年生活的沈阳的东北局,有个诺大的院落,是个独立的王国,院墙之内,东北局机关人员办公、居住、生活的一切全包括了。那里是我孩提时候的乐园和整个世界。有许多的美好和不美好的记忆啊。
文-革了,东北局大院里面什么都改变了,很多楼房都失去了原来的功能。有的成了战斗的堡垒,也就是派别的阵营或者司令部之类,有的就空闲了。那些人去楼空的大建筑,每一座都像一个个被遗弃的鬼屋,黑洞洞、阴森森、神秘密,让人好奇和神往。那时候去什么小白楼、小红楼探秘是最有趣和刺激的活动了,拔下钉在窗户上的木板,钻入楼中,看到满世界狼藉的杂物和尘土,在空旷的楼道和各个房间迂回,然后在同伴之间相互吓唬、嬉闹,真是惊心动魄的游戏。
有一次,我们去了东北局机关幼儿园,那里曾经是我成长的天堂,给了我许多阳光灿烂的日子与吃喝玩乐的好时光。文-革时候因为不许干部搞特殊化而关闭。当我们用类似的方法进入到空荡荡的幼儿园大楼里,与昔日的欢歌笑语、窗明几净相比,如同隔世,寂静萧瑟的可怕。刚进去没多久,突然有人喊,快跑啊,有人来了,慌乱中,我的脚下踩到一样东西,是一本书,我抓起来就逃了出去。
回到家里,偷偷地躲在我自己的房间里,紧张地拿出战利品。是一本有着深粉色封皮的小书,原来是一本幼儿教材,我是一个非常喜欢书的孩子,当时我可能是七八岁,对书很渴望,那时的孩子能读到的书,有很多是不对路子的,因为出版物奇缺,只能得到什么书就看什么书,我还看过家里书架上一些高深哲理方面的书,完全不知其所云的是什么。有了这样一本书,我如获至宝,书里有很多故事,一段段的,很有意思。那时候在家里的我是孤独的,由于革命的需要,父母亲很少在家,每到夜晚,黯淡的孤灯下,都是我独自在家,临睡的读物,就是这本宝贝小书,我是在那一段段生动故事的情境中进入梦乡的,梦中继续故事中的情节。每当上床时,看到它就心里踏实,睡前必看。我感到它是有灵性的,所以有些故事,我都读了几遍,这本小书,开启了我形象思维的大门,给我很多想象,陪我走过相当长的时光,是我当时的至宝,是我最情有独钟和念想的物件,如今它早就已经不知去向了,但永远在我的记忆中。
  

 

 

 


 

猪耳朵豆

 

 

刘星云


 
现在每天我外出回家的时候,都要路过我家院外的小菜店,进去买两样菜是惯例,我总是在芹菜、菠菜、小白菜、空心菜、油菜、黄瓜、西红柿、西葫芦、茄子中选择,每天重复,没啥新意,总是这几样菜,真没劲,买起来没劲,吃起来没劲,做起来也没劲。
今天刚进门走近菜摊时,有样东西让我眼睛发亮:猪耳朵豆!那扁扁的,大大的,与猪耳朵形似的家伙出现在眼前,豆角很宽,豆很扁,周边呈紫色稍厚,真让我有亲切感。我问多少钱一斤,有些胶东口音的卖菜的老板告诉我两元五角一斤,他说别处都卖三元一斤呢。我想猪耳朵豆现在的身价可不低啊,过去这是穷人充饥的东西。我让老板称了一斤,其实,对我情有独钟的猪耳朵豆,此时再贵我都会买的,因为很久以来我就喜欢它,喜欢它也是事出有因的。
看到猪耳朵豆,就想起我的父亲。我自幼就认为猪耳朵豆是属于山东人的,因为身为山东人的我父亲特别喜欢它,说他小时候家里常吃猪耳朵豆,房前屋后到处都是,这东西顽强、皮实、不挑地,秋季吃不完的就凉干,冬天就宝贵了,只有来客人的时候,才能拿出来炖着吃。
猪耳朵豆是我家的保留菜,我们全家都喜欢它,对它很有感情。小时候我家在东北局居住的时候,每家都有自留地的,可能是从困难时期开始,我们大院就把大片的土地分给机关干部各家种植,养尊处优的机关干部在自然灾害面前,都热衷于自家的耕种。大院的地不少,我们分到我家楼前很长的几垄地,父亲喜欢种苞米,东北青苞米特别好吃。在苞米地里,父亲种上猪耳朵豆,这也算间作吧。父亲还告诉我猪耳朵豆的学名叫楣豆。我们让猪耳朵豆攀附在苞米杆上,一举两得,也算是白得啊。深秋,青苞米都吃完了,苞米杆上的猪耳朵豆还长得没完没了,越长越疯,它不怕天气凉,产量高,我家根本吃不完,收货猪耳朵豆有特别的快感,有无尽的乐趣,一会儿就能摘一筐,特别痛快。左邻右舍的,我们或送他们,或请他们自己去我家的地里摘,大家共享。特别是在“瓜菜代”的年代,人们时常饥肠辘辘,高产的猪耳朵豆是立下汗马功劳的。
猪耳朵豆我家习惯这样的做法,将其切成丝,与尖椒或者辣椒一起爆炒,吃在嘴里,有一种绒绒、扎扎的感觉,很舒服,有种特别的感觉,非常好吃。东北人好像不太认识猪耳朵豆,所以我们在送给邻居猪耳朵豆的同时,还要把上述的做法叙述一遍,也算是一揽子服务,送马配马鞍,负责到底吧。
文-革后,我家走“五七”,去辽宁开原农村,房东的媳妇居然是个山东女人,我叫她孟婶。孟婶孤身在东北,她没想到有山东老乡的来临,格外亲切,两家人相处的很好,不分彼此,患难之交,亲如一家。孟婶家的菜园子也成了我家的菜园子。孟婶菜园子就在我们房子的前面,菜园子的栅栏上居然也爬满了猪耳朵豆,我看了就喜欢。那蓝紫色的花,密实实的叶子里面有无数串猪耳朵豆,这个东西分批成长,层出不穷、总也摘不完似的,成了我们两家人共同的最爱。
去年,颐和园又修复了一处景观,那就是乾隆耕织图重建并开放。我和老舅去拍照片,远远看着,在一扇篱笆墙上绿莹莹爬满了藤蔓和叶子。走近了,我兴奋地发现原来是猪耳朵豆的秧子,淡蓝的碎花成串的开放,还有一串串刚刚形成的小豆角,特别可爱,虽然它们不起眼,也没人关注它们,但是我却用镜头专门为它们拍了许多大特写,我在镜头中欣赏着它们,回味着有关它们的那些过去的事情。
就写到这里吧,我就该去做晚饭了,一会儿,我一定按照我家传承的烹饪方法,重现猪耳朵豆的美味,重温昔日的口感,并在今晚的餐桌上讲述有关猪耳朵豆的故事。


这个就是我女儿的淘宝店 请大家支持哦!!!

 

我女儿的外贸原单淘宝店 :兔子家原单优衣橱 http://tutu0.taobao.com/

我的女儿从北京来的威海,她大学毕业本来应该在北京工作的,因为我家有四个老人,需要她在身边。


所以我的女儿也来威海,威海没有她理想的工作,只好自己开淘宝店了,希望您能支持她。谢谢您!
 
 
我们店地处威海,威海只有服装加工行业发达,沿海城市,没有其他的工业,都是服装来料加工企业。所以外贸出口服装质地好。

我女儿都是从外面服装厂直接进货,所以品质好,有保证。买过的人都觉得物有所值,超值。
 
 
请朋友们多多帮助我的女儿 多谢了!!!  刘星云
  评论这张
 
阅读(9431)|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