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星云旅游摄影

镜头描写故事 文字拍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个旅游摄影发烧友 在报社当了二三十年的新闻记者所以有幸得以挎着照相机走遍祖国大江南北 看透世道沧桑变幻深知人间世态炎凉 过去我们只知道怎样工作。而怎样休闲没有学过。为使我女儿的人生有意思,我要告诉她,旅游、休闲、爱好、放松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要学习和掌握的!

网易考拉推荐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2014-12-13 07:33:30|  分类: 人物 老爷车 雕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简介  

 邹星枢,剧作家,1946年生于济南故郡黑虎泉边,喜清涟不耐浊浑。发表及演出20余部大型舞台剧目、数十篇小说、散文,播出电视剧80余部集,。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多次作为教材演出其作品。其作品大多摆脱阶级斗争或意识形态分歧,表现人性中爱与善的张扬、恶与仇的批判、人的尊严、生命的权利、人类更久远未来的普世价值、灵性以及精神的探索。晚年移居威海,曾以诗自嘲:门前碧水窗后松,梦中犹闻布谷声。一杯清茗映秋月,半卷闲书倚春风。陶令尚喜采菊乐,岂可李代效放翁。可惜此头不自化,至今无缘色即空。星空难现阴霾重,乌鸦阵里听惊鸿。长叹常识变无识,皇帝原不用裁缝。自问余生惟所念,青天白云姹紫红。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给国家一级编剧作家邹星枢拍照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邹星枢:国家一级编剧、作家。

  
                                                  
邹星枢
 
门前碧水窗后松,
梦里犹闻布谷声。
一杯清茗映秋月,
半卷闲书倚春风。
陶令尚喜采菊乐,
岂可李代效放翁。
可惜此头不自化,
至今无缘色即空。
星空难现阴霾重,
乌鸦阵里听惊鸿。
常叹常识变无识,
皇帝原不用裁缝。
自问余生惟所念,
青天白云姹紫红。




七旬诞日咏怀
               
一觉醒来古稀翁,
黄粱遗笑梦不经。
悬崖困兔哀声黯,
逆水泅人涕泗轻。
小雪偏逢夹大雪,
春分过去便清明。
三十年后同欢日,
戏谑老夫误早生。


剧本《宫中一日》写就寄与编辑感怀

宫中一日世千年,
游戏百年亦在玩。
涩辣酸麻皆苦味,
离生别死现凉炎。
非说吞日非谵语,
谁被吞盐谁喊咸。
长夜千言无处诉,
今朝只与小青谈。




心       结
——话剧《宫中一日》创作札记

画上这个剧本的最后一个句号,仰身看着天花板,想象着它会遇到什么样的命运。突然一个问号出现在眼前:我究竟为要什么写这个戏,为什么是它而不是另一个?苦思良久寻找着答案。
在现实语境下尚能保持着一份单纯的艺术家或知识分子(还称得上知识分子的话)自觉不自觉的潜意识里,往往有三种心结萦怀于心郁结于胸:其一是自恋、自爱、自重,也可以说是顾影自怜、孤芳自赏和洁身自好;其二是与影随行于一厢情愿的精神情人或曰乌有恋人;其三就是致死不会泯灭的对美好未来的向往或曰理想。可以说在《宫中一日》这个戏里,自己能感觉到的三个心结都自然而然地得到了某种释放和抒怀。
诗人这个人物在某种意义上,是对自己心目中的知识分子的一次自我观照和审视:能不能依自己的方式和意愿活着;能不能抗拒住某种诱惑,或者说放弃一点世俗的利益;能不能在强势下坚持己见并保持尊严;能不能与权力保持一定的距离;能不能在失去自由的威逼下恪守自己的底线;看来这位诗人都做到了(也只能见仁见智:十几年前与老剧作家翟剑萍先生探讨诗人被软禁后到底会怎样时,他曾笑着说:没有什么悬念,诗人会变乖巧的。我与之辩争,他再次一笑:你见的太少了。想想也是,人的意志的坚硬度是有限的,当压力超过柔弱的肉体无法承受的极限,精神崩溃必会连带意志一起坍塌。诗人可以装醉迟到,可以“任性”地拒绝国王的某些要求,但是他真的能忍受住非人的折磨吗?)但同时诗人却拒绝不了内心对自己的召唤,他到底还是偷看了王妃的身体。为什么?人性的弱点是一个方面,很重要的一点是王妃这个完美女性,恰正是他心中营造的那个洛神。
你看她有公孙大娘式的身材和舞姿,举手投足飘逸着轻盈婀娜;她有一对杨玉环的眼睛,回眸一笑百媚生,倾城倾国醉倒人;她心地善良,铭记不忘他人的苦难;她还有难得的戏剧天赋,亲手把刻于骨铭于心的“哭声达于四野”;她有温柔的宽容之心,大度体贴地原谅了他人对自己的侵犯;尤为难得的是这样一个柔弱女性,面对王权的侮辱能够抗议、抗争和所谓的犯上且宁死不屈;她敢于拒绝助纣为虐的胁迫,在绝无退路时毅然将利剑转向暴君而不惜“大逆不道”。这样的人物形象,古今中外的小说戏剧电影史上也属罕见。然而当情势发展的张力鼓破爆裂之时,作者的美好愿望又只好对客观规律让步:这就是当她无意中获得了权力——至高无上的绝对权力(注意:尤其是用利剑获得的)的时候,她就告别了自己——放不下那把剑了。一旦握有了剑柄,剑刃就必指向了他人,就习惯地会以剑来思考,以剑来解决问题了,温柔和美之态同情大度之心,便渐次(甚至是骤然)消褪。这个过程有时极其短暂快捷与彻底,有点像现实中的“微波炉”效应。
一块红薯,放在锅里蒸煮大约要二十五分钟,放在烤箱里大约四十分钟方熟,但是放到微波炉里仅四至五分钟即好。其原理是微波使红薯自身的分子震动摩擦而质变。这个现象移借到不受监督的权力场,人在进入这个场掌握了不受监督的绝对权力的同时,即被权力微波左右,自身分子便不由自主开始共振互磨加热,于是这个权力场的产品——专制思维,便极其迅猛快捷地被加工制造完成了。你看王妃无师自通地会察言观色与大臣联盟,会借力打力立于不败之地。不再谦恭,柔软微笑只是外表,也不再理解别人的感受,她的规矩就是别人必须遵守的天条。如果说她最后又走向回归,那只能是感谢上帝,历史或情势发展以它自己的多元互动随机整合了一切偶然与必然,作者在这里只是没有蓄意造假或美化。只是顺情势忠良知而尊真实。
    至于最后一个心结的敞露,则是在人物、语言、故事的展开与收束、以及背景中已经一览无余了。
戏中故事并非空穴来风,作者没有这份天赋。记得历史(或许是野史)中有一个故事:一个女子不堪丈夫虐待,与游侠通奸,丈夫当场捉住要杀她,女子央求游侠杀了丈夫带她逃走,游侠却一刀杀了女子,丈夫不解,游侠说这样的荡妇人人可杀,然后扬长而去。邻居报官丈夫被判死刑,,临刑时游侠竟来投案,县官非但没有治罪反而表彰游侠为教化地方之表率。无独有偶,好像大流士国也有个故事(不知是否正史):国王得意于王后的美丽,竟让宰相偷看王后身体,王后蒙羞要宰相杀掉自己,宰相的做法是杀了国王然后娶了王后。
两个奇特的故事都很令我震惊,都可以写戏但单独都不足为好戏,如果糅合起来呢?二十年前曾与王新生合作,将三个故事写入一个戏,各自独立而且明、清、民国三个朝代三种服装,演出结果三个故事的内涵强度呈数学级数加倍升值,且在形式上自创一新。这个戏的想法则是将两故事作为基因,将其充分糅合成一个爱情故事,并且放在一个特定的历史节点的大背景之中,从而生发为一种全新的叙事(我一直逃避所谓的宏大叙事,不过不幸陷入的话,也只能承认),或许会折射出一线奇异的光束。就如李小青《大型戏曲《红雪》编后记》里“正如一位俄国诗人所说:‘我们赞美诗人不是他说了什么,而是他让我们感知到了没有说出来的东西’。”
这部戏牵扯到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文化,不同的历史不同的文化都存在过强者对弱者精神肉体的蹂躏和杀戮,其不同只不过“五十步笑百步”而已(但不可放弃的是,这五十步之差也是否存在着后者向前者提升的巨大价值)。问题是强者与弱者会永远并存,这既是人与自然界都不得不接受的事实,也是其赖以发展的必然。强者对弱者的挤压不会消失,只是强者不质变为专制者,弱者不致沦落为被专制者,事情就不会变糟,不至于发展成为悲剧。不是强者更不是专制者的“者”,无从体会执意追求成为专制者并实施专制的乐趣,是不是就真的那么好玩?但对弱者被成为被专制者的感受,可是真的很不好玩。故而大都寄希望于强者自己不求非变为专制者,更期待专制者终究会认识到:自己的专制与风险呈正比,却与安全幸福呈反比。至于弱者偶尔变为了强者,往往更加急不可待地拼命进而由强者变为专制者,而这样的新专制者每每比老的专制者更上层楼(以当下的词语是更加任性)。戏中的王妃便给人以这样的启迪(本来诗人已经答应王妃的要求,承诺不会提起她所指的事,但是王妃非要强加给诗人一个必须尊循的规矩,这个规矩显然是要诗人屈服于她的权威,表面看是王权侵犯私权,私权抗拒王权的冲突,但更深一层的冲突则是两种不同的价值:诗人的承诺是表示对自己的负责;诗人的起誓是表示对上帝的敬畏,如果对王妃的剑起誓将置上帝与何地?这是诗人万难接受的;而恰恰在王妃那里前两者都不重要,她要的就是对她王权的臣服)。但是王妃她也本能地(又是无师自通)回避着最为关键的一点,她知道她可以称自称天子、天命、天意,但不可斗胆说自己就是天(不敢充上帝的代表,不敢明说与上帝比肩,更不敢自称上帝,她对自己的自信毕竟还有点不无顾忌的)。对于此点,不仅是戏中王妃的分寸,也是写戏者笔下的分寸,尽管历史或现实中有不那么有分寸的。
中国有句古话:山中方一日,世上已千年。诗人在宫中一日所经历的事,实际上也是宫外社会多少年事情的积累和挤压,而宫中一日几个人事情的结果,其承担或受惠的亦是外面的多少人和多少年。这也是世界的现实。历史是吊诡的,同时历史也是好玩的,与其说总有人把好玩的游戏弄成不好玩,而且又总有人去配合不好玩的游戏,使其越发不好玩,不如说,历史又总让某些预想不到的节点出现,将越发不好玩的游戏出其不意地,复又变得好玩地玩了下去。
无不在游戏之中。
游戏无不在进行之中。
游戏没有结束。

  评论这张
 
阅读(2762)| 评论(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