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刘星云旅游摄影

镜头描写故事 文字拍摄生活

 
 
 

日志

 
 
关于我

本人是个旅游摄影发烧友 在报社当了二三十年的新闻记者所以有幸得以挎着照相机走遍祖国大江南北 看透世道沧桑变幻深知人间世态炎凉 过去我们只知道怎样工作。而怎样休闲没有学过。为使我女儿的人生有意思,我要告诉她,旅游、休闲、爱好、放松也是生活的一部分!也是要学习和掌握的!

网易考拉推荐

恰同学少年ABC系列之B  

2014-07-08 05:50:40|  分类: 人物 老爷车 雕塑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恰同学少年ABC系列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注)ABC之B

 

  撰稿 邹星枢

 摄影  刘星云  钱思阳

 

因为杨振的出现,再不敢错过山大艺术学院美术系学生毕业展,2013年果然又给了我一个大大的惊喜!

我只知道人类自从有了墙这个事物以来,无论是院墙宫墙还是更大一点的城墙(当然是监狱的狱墙除外),都是用来屏障外人以求安全自己的,最著名的就是中国的万里长城。上个世纪中期被称为社会主义的民主德国(即东德),开启了历史上第一堵相反作用的——那就是挡住自己人不得外逃才觉得安全的,长达107公里的柏林墙。在这届毕业展上,刘志鹏却以《墙》为素材和题材,妙笔生花甚而画龙点睛般地,生发出一种崭新的艺术价值,发掘出其特殊的社会以及历史意义。

这组画是以极度写实的手法绘制出来的,就像北京人民艺术剧院某部剧的舞美设计(水龙头出水烟筒冒烟炉膛蹿火),很大成分上是以综合材料连同油彩一起混制而成,墙壁的斑驳断裂脱皮剥落霉蚀以及当年隐约残存的标语口号,使其沧桑感败落感年代感历史感跃然纸上。设若这组画有足够的大,相信大多数人从此经过都会以为这就是一堵墙,你尽可以俯下身细看,仍然会以为是堵墙,只有当你伸手去触摸才会明白是画。

(组画细部):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我是顺着展厅一幅幅往前看的,首先进入眼帘的是这样的画面:显然是一堵十分陈旧的墙上,“土地改革”四个大字一字排开,(那可是上世纪四十年代末五十年代初,遍布城乡压倒性的标语口号,那不仅仅是一般的杀富济贫,按当时中国的主流话语,那是具有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政治开创性的革命运动。此运动对数千年形成和遵循的关于土地、财产及其所有权的根本概念,以国家名义发动了一次颠覆性的重新诠释,给土地、财产赋予了罪恶的冠名,从而改写了当时百分之九十中国人的价值认同和取向,改写了他们此后的人生轨迹:地主的土地被强制剥夺,从自己的祖居被扫地出门,其后世几代被划入另册;其后不数年农民的土地又由个人所有转为集体所有;再其后二十年,土地的集体所有权又变为使用权,至今已经过半个多世纪,其对社会精神和物质领域的冲击仍在余波荡漾。)由于画面宽度的限制,“土地改革”这个特定词组的四个字残缺不全,前面第一个字的“土”字左边的一半被截掉,后面的最后一个“革”字也只剩下左边的半个身子,这样不但使画作的残破感和所表现那段历史的行进感得到了加强,而那被留下的左边的半个土字和半个“革”字在那里,不能不让人低头深思。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按照上世纪六十年代政府所提出的标语口号的时间排序,《阶级斗争》应该是组画的第二幅,画中的墙体也顺应建筑材料的改善而变为红砖所砌,这也看出作者的时代概念和细节的严谨。与上幅异曲同工之妙的是这里的“斗”字也只剩了靠左的一边,不知是画面的使然还是匠心独运,但是在我这个受众者这里是起到了发人深思的象征作用。当时这样的标语真可说是铺天盖地一片红色的海洋,这样的口号也是山呼海啸震耳欲聋,令亿万人心里发颤两腿发抖,人人都不敢不睁大眼睛,盯住所有的面孔(包括自己的父母兄弟亲朋好友),生怕放过了隐藏的敌人,个个也都被前后左右同样的眼睛盯得如履薄冰战战兢兢心里发毛。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接下来的这幅是《计划生育》,计划生育从提出到前不久出现了稍许的调整,几十年来一直是作为国策来执行,其中涵裹的现实需要也好人性的不同理解也罢,甚至关涉到地球人类未知的将来,这段历史的功罪对错以及执行过程中所夹挟次生的善恶是非,将来自有公断,在这里画家仅只是以画作的形式记录保存下来,从而对历史负责,对子孙负责,只不过尽到了作为艺术家及其艺术品拒绝遗忘的本能,仅此而已。

仅此也就够了。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最后一幅乃是画龙点睛之作,就像一部好的戏剧必须要具备凤头猪肚豹尾,其意是不但要有好看的起始,丰富的内容,千万还要甩出像钢鞭一样有力的尾巴。此画画的还是一堵墙,墙皮斑斑驳驳,从脱落处的不同颜色可以看出,一层盖着一层大概有四五层的样子,以示着历经沧桑度过的若干年代,左上角有一行陈旧的标语,还依稀可见残存的“毛主席万岁”字样,正中是个大大的圆圈,圈里是一个同样大的醒目的“拆”字。

可不要小瞧了这个“拆”,它字如同甩鞭的一声响亮,整个民族,半个多世纪改天换地的山崩海啸,几十年翻江倒海的血雨腥风,勿论千秋功罪莫谈是非黑白,悉归入血红的三个大字——俱往矣了!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就这一个“拆”字,便开启了正在进行式且已进行了三十年有余的大拆迁:整个900平方公里的整个中国境内,那真是地不分南北,居无论城乡,人莫分男女,年不计老少,多多少少皆被波及而概莫能外。上敢九天揽月,下不讳掘地百尺,其声势其规模其彻底,古今中外,绝无仅有,试问此前的世界,有谁可曾见识过这样的惊天动地?又有谁可曾经历过如此的地动山摇?此举此为真可以笑傲列祖列宗了:一个“拆”字之下,穷街陋巷成通衢大道,土坯草屋起高楼大厦,连同多少陈腐病衰被摧枯拉朽;有多少古貌遗存俱毁于一旦;民族的千年记忆,宗族的万千情感,挥刀斩断,一路之上,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只论破旧立新,莫言暴殄天物。

这样的一幅画,还仅仅是一幅画吗?

笔者已近耄耋,无数次涉足中外美馆,震惊、感慨、动容亦不知凡几,但是站在此组画面前,还是从“一日上树能千回 ”的儿时,到“只是近黄昏 ”的今日,七十年中的悲欢离合,皆涌上心头,亲历,亲闻;所见,所闻那么多的酸甜苦辣齐呛入喉中了!

组画作者刘志鹏还是个学生,而列维坦画出他的不朽之作《佛拉基米尔小路》,和列宾的《意外归来》(又名《不期而至》)(正是因为有了这两幅画,才令俄罗斯沙皇残酷的流放制度臭名昭著;那些身为贵族却为废除农奴压迫,争取民主制度而献身的十二月党人才更加声名远扬;那些宁愿放弃舒适生活,也要跟随自己崇拜的男人死在西伯利亚的,十二月党人的妻子和情人们,才被后世永远的赞颂和怀念)时,已经是指导学生作画的成年老师了。对于志鹏这样一只脚还在学校里的孩子,虽不要过早地下少年有为大器早成的定论,但也切不可视之漠然:即便仅仅是对童年印象无意的复制,那也是虽为偶然而绝非偶然(列维坦当年的旷世之作《佛拉基米尔小路》,也是缘于一次带学生野外写生,偶然来到一条久被废弃的小路偶尔又询问,得知这就是当年十二月党人,流放西伯利亚走过的小路而创作的)。

志鹏这组画的冲击力,使我平生第一次,因为学生而爱屋及乌拜访他的指导老师,郑重表示我的感谢和敬重。老师显然更了解和爱护自己的学生,留志鹏做了自己的助手。切让我们拭目以待,今日柳绿既能成荫,谁又能预料这双插柳之手,来年又不去攻他山之石?

 

(注)借此文为题,盖因恰切所须,既非马肥随尘,亦避因人废言。特注。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撰文作者邹星枢:

 邹星枢,剧作家,1946年生于济南故郡黑虎泉边,喜清涟不耐浊浑。发表及演出20余部大型舞台剧目和数十篇小说、散文,播出电视剧80余部集。中央戏剧学院、北京电影学院多次作为教材演出其作品。
其作品大多摆脱阶级斗争或意识形态分歧,表现人性中爱与善的张扬、恶与仇的批判、人的尊严、生命的权利、人类更久远未来的普世价值、灵性以及精神的探索。晚年移居威海,曾以诗自嘲:
门前碧水窗后松,
梦中犹闻布谷声。
一杯清茗映秋月,
半卷闲书倚春风。
陶令尚喜采菊乐,
岂可李代效放翁。
可惜此头不自化,
至今无缘色即空。
星空难现阴霾重,
乌鸦阵里听惊鸿。
长叹常识变无识,
皇帝原不用裁缝。
自问余生惟所念,
青天白云姹紫红。

 (下面照片中银发者为邹星枢)

下面的照片是我们在山大艺术学院拍摄的刘志鹏与同学们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恰同学少年ABC之B - 刘星云 - 刘星云旅游摄影

照片中黑衣者为刘志鹏,银发者为撰文者邹星枢。

  评论这张
 
阅读(2549)| 评论(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6